人類補完計畫Human Instrumentality Project

關於部落格
本計劃的出發,從認識自己的生命狀態,到檢視預知命運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啟發,認識自己扭轉命運的力量,實驗我們能創造命運的最大可能。目前由牌師SHINYU,以及India和神選組牌師群執筆。
  • 21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什麼要當算命師?

(雖然我們把「算命師」和「牌師」區別開來,不過對被算的人來說,這卻沒什麼意義,他又不知道,所以我在這篇文章的標題寫算命師,是放在一般的觀念來談的。) 最近對算牌這件事,無論是算自己、算別人,甚至只是研究,都興趣低落。說低落還太輕微了,幾乎是有點厭惡。我相信命運是人創造出來的,我不相信所有的事都是沒有道理的機率說,也不相信某因必帶來某果的不能轉變,除此之外我對純粹的趨吉避凶的這種心態,嫌惡到極點。 說到趨吉避凶,對於算出來做了不好的事情你偏要去做,SHINYU有個專有名詞叫「實現諾言」。這四個字我總聽得很刺耳,我覺得那當中含有一種負面評價。 實現諾言「本身」沒有任何好或不好,它只代表一件事,現有狀態的延續。命運「本身」也沒有任何好壞的知覺,它只負責一種狀態的發展。這些都是純粹性的。有好跟壞的知覺的是人,而人必須自己去了解對他而言的好跟壞,而不是算命師。(儘管算命師有時候覺得自己比被算人聰明,因為算命師是旁觀者,而當局者迷。但這不是絕對的,當事人很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其心中的價值定義越過算命師的知覺,但算命師未必知道。) 看待當事人的實現諾言,我的觀感有兩種,一種的確是愚蠢。好比一個根本就有心在騙你的爛男人,你卻執意要跟他在一起,那當然是愚蠢。可是為什麼?不是應該去追究為什麼嗎?愛情本不理性,靈魂這安排有何原因?叫你不要愛你就不應該去愛,這算什麼?難道等哪一次「剛好愛對」?我覺得這很滑稽。很多人來問此人或那人是不是真命天子,我都覺得很滑稽。什麼叫做嫁這個人比較好,嫁那個人比較壞,我只要過好日子不要懷日子,生命是一條只要你沒死就繼續著的學習路,無論中途用的是什麼方法,靈魂都很專注地在安排你既定的必修課程,解除課程帶來的痛苦的方法,唯一就是你了悟要學習的是什麼,取得勝利,而不是靠「躲開」。 另外一種實現諾言,則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算出來告訴你壞,可是你知道那對你的重要性和你對那件事的熱情,甚至,你早已決定你要怎樣去做這件事都不會更改(如此還要算其實很多餘)。我認為這樣的實現諾言幾乎是必須的。耶穌基督不是在被捕前已經預知祂的命運嗎?祂怎不乾脆趨吉避凶,避開這厄運? 人類在地球上的演化,最決定性的可貴的地方,在於自由意志的產生,可也正就是自由意志的產生,造成了人類能力的局限。因為自由意志的根本,就在於由人類自己「下判斷」,而人類因此不但要由自己來替判斷負責,而且必須由人類自己制定判斷的標準。這兩件事的發生,人類就變成不可能完全地自由。於是,這成了一種衝突──因為要自由而付出不自由的代價。 要解除這個封印的方法,說難不難,說容易卻又很不容易,第一,要認清這個自由意志的真實到底是什麼,第二,打破這自由意志所造成的侷限──事實上自由意志本身已經逐漸變成一個假象,可是它的侷限卻很真實,更糟的是往往很難被識別出來。 我現在請問,牌師告訴你原本的命運,某事你做了會不好,你被告知了,所以不做,趨吉避凶,這樣是否算戰勝命運的自由意志?可是換個角度看同一個做法,這件事你內心極為渴望去做,可你違背自己內心的欲求,而是遵照牌的指示,這樣算有自由意志還是沒有自由意志? 這下你一定會產生一個疑惑,一個人藉由算牌來決定他要不要做某件事,怎麼會叫做有自由意志啊? 對的!這就是重點! 在牌說了可以做或不可以做以後,我自己的判斷究竟算什麼?這跟我信不信牌說的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必須弄清楚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活,我到底是基於什麼度過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天,我怎麼看待我失去什麼跟得到什麼來評價我如何賦予我生命的時間的意義的。 如果你是一個靠人家來說你做對了什麼事就很聰明做錯了就很笨來定自己活得對不對的標準的人,那我就無話可說。但人生並非如此。 我知道大部分的人跑來算命,都是因為有徬徨不安的地方,本來就很強大、自負,不畏懼站在命運腳底的人,怎麼會跑來算命?那麼,我們學算牌的人,是在替脆弱的人服務!就是這一點,最讓我感到興致低落。 預知還有一個功能,是測試我自己夠不夠強大。我舉個例子,假設牌算出來我體內有癌細胞,可我表面上完全沒有任何症狀,所以若非被算出來,我自己是不會去醫院檢查的。問題是,我是個反醫療體系的人,我早就盤算好了,我是不會就醫的,那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好檢查的?只是,我也常說假設性問題沒什麼意義,這麼想像的過程是我把我自己想的強大了,好像我不會恐懼,可是我到底會不會恐懼,很難說,我會不會恐懼到屈服在醫療體系之下,違背我的信念跑去就醫?我不知道。 人究竟要怎樣用自己的力量跟命運玩遊戲?這才是我一直以來關注的,「預知」命運並非是重點,預知只是手段之一,應該說,提供一個參考點,有預知較能明顯從比對來看出你對創造自己的人生做了什麼直接的成效,但事實上,沒有也並不影響。 如果你對命運的看法跟我不一樣,我說的這些對你而言就變得不成立。你覺得命運是什麼?你覺得人跟命運的關係是什麼?你覺得好運和壞運的意義有多大或者多小?所以我說,當一個算命師一定要有自己對命運的信念,這決定性牽涉到你解讀命運的態度。當一個好的算命師絕對需要一種感知,這感知的能力來自你的信念。你相信你能做到什麼,你最終就會是怎樣的算命師。 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當算命師的,只是在於你會是怎樣的算命師。好比說,Aristos始終很猶豫她會有算牌的能力,但我相信,Aristos的哲學性跟她看待人生和命運的態度,全部會進入她解牌的感知,她就會變成她那種型態的算命師。 如果是替人算的話…其實我也不太相信有幾個人認真要去創造自己生命的最大能量,挖掘出自己最深的存在價值,在生活重擔下大家都是能活下去就好了,已經顧不到別的唱高調,我…我也覺得就給他他想要的東西就好了。至於算自己,現在能把我拉回對算牌這件事上的興趣,在於我不把它視為「預知」而是為sign。(請注意,我並不是說那「不是預知」,這個是角度的問題,你要把它看成什麼來決定它對你的意義是什麼。)當我把它視為sign的時候,因為它是一種指涉,它就變得活潑,且擴展了意義,它就不只是從現在牌延伸上去,多了一層處於現在之上的隱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