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補完計畫Human Instrumentality Project

關於部落格
本計劃的出發,從認識自己的生命狀態,到檢視預知命運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啟發,認識自己扭轉命運的力量,實驗我們能創造命運的最大可能。目前由牌師SHINYU,以及India和神選組牌師群執筆。
  • 21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書信往返之九 超能與天啟

這件事看起來像是對特殊天賦的一種反制,但反過來說,或者可由此重新界定何謂天賦。 天賦倘若只是連續性地走得比他人更遠,便可被輕易被以上述方式反制。天賦似乎反而應該是,一種失能、殘缺,是以掌握人們只要正常便輕易甚至必然要錯落的訊息。 於是,SHINYU那個「神諭總是在的,只是人們沒有在聽」的說法,可以轉個方向,只有當人們聽不到他們現在能聽到的,神諭的透露才能可能被聽見。換句話說,與其說是看到(多出來的)亮點*,不如說是周遭全陷入黯淡。 (*註:亮點指SHINYU在算牌時的靈視。) From: India Sent: Tuesday, January 13, 2009 3:22 PM To: Aristos Subject: Re: 果然是很灰暗的人的想法(笑)。 但你說的並沒有錯,「只有當人們聽不到他們現在能聽到的,神諭的透露才能可能被聽見」。 好比說像自動書寫等這類事情,一定是發生在當事人的明意識薄弱的狀態,當你把原本的focus都拿掉了,其他的東西才浮出來。 「是以掌握人們只要正常便輕易甚至必然要錯落的訊息」 基本上是對的。 但有一個問題就是我上次說過的,訊息有成億上兆,你到底要擷取哪些?放掉哪些?人類的自我保護機制先一步替我們做了過濾,但依然保留了很大量的訊息是讓我們自己進行篩選的。 然後是我們怎麼定義「缺陷」,人本來應該全都可以是千里眼千里耳,但如果那樣我們應該早就都瘋掉了。 所以我們進化成沒有,而有些人有,你可以從「缺陷」的角度來看。但反過來,你把千里眼千里耳當作一種有利的能力時,它本來應該人人都有,但我們大部分人都喪失了。 也可以視為一種缺陷。 你上次說的「心靈之門」,我就說了有成億上兆扇,可是你要打開哪一扇?打開了有什麼好處?打開了又會發生什麼可怕的情形讓你關不回去? 我不信怪力亂神。 我不信怪力亂神的意思就是,我不信這樣的事是莫名奇妙的外力會加諸給你的,我相信那來自於你自己靈魂的成熟度。 多半來說,我們的靈魂比我們的明意識成熟,所以它會決定要把什麼考驗加諸給我們。 然後我們成長,它也會更成長。 也來自你靈魂的性格。 我不像SHINYU對人界的氣場有感覺,大概是我太不關心了,那方面我很低能,但是我對自然的氣場比較有感覺,這是從小就有的。 我其實沒有把超感覺超能力視為一種「天賦」,我覺得那就是一種自然的知覺。 From:SHINYU To:Aristos Sent: Tuesday, January 13, 2009 11:10 PM Subject: RE: Aristos說的跟失去視覺的人會聽覺特別敏銳有異曲同工之妙。有些時候人失去感官能力,反而能激發出第六感感應能力來。 反過來說,人太依賴感官能力,就不容易顯現出感應力出來。 道理很簡單,感官能力依賴大腦去判讀,明意識佔據整個精神面,潛意識面都不容易浮出。 而照榮格的說法,感應力、答案都在潛意識面裡,所以太依賴感官會影響感應力的培養。 Aristos是在「某種她感覺到」的狀態裡,領悟到SIGN。 那個SIGN是她已經憑明意識端先感覺到的,已經先經過她的自我篩選。這種情形是不是真的由宇宙力量給予的SIGN,我有點保留。 不過,我認為Aristos的這種解讀方式未必是錯的,只是時機的問題。假設,Aristos擁有可以感知到SIGN的能力,那India所說的「成億上兆扇窗」過多資訊湧到眼前時,Aristos這種感知能力一定會有自我篩選能力誕生。於是Aristos選擇過後感知到的SIGN,就會是宇宙力量顯現的SIGN。 《X-men》的故事設定就認定具有特殊能力的X-men是「有病」的,需要被治療。 這跟「缺陷」的定義相仿。 人類通常把「不同」視為缺陷,有時候是反而是自己「缺了、少了」,但因為恐懼,於是先把「不同」先說成「缺陷」。 這是一種人性弱點式的自我保護機制。 最近我把感應力的練習也加入課程,其實就是把這部份當成是「可研究、可學習」。把可能的學習方法多增列一項。但不是認為每個學員都得要如此才算學算牌。我的想法是,如果班上有學員真的是具有這方面能力的人,我若不把這項學習方式介紹出來,不就壓抑了學員的發展了嗎? From:India To:Aristo Date: Tue, 13 Jan 2009 23:44:52 +0800 Subject: Re: sign是明意識篩選的,但是「明意識」比我們想的要再廣一點,其實它包含了某種程度我們一般口語說的「潛意識」,所以我上次說這根本是定義的問題。 我們在談超能時所說的「潛意識」已經進入靈魂意識的範疇,換言之,它比潛意識更深,我這裡是把潛意識中間又劃了個界限。如果繼續延展下去,範圍廣到包含所有的前世意識以及未來意識,然後通往容納全宇宙意識的境地。不管怎樣,這樣看好像是一個一個的意識層面,其實是連續體。 sign確實是表層意識篩選的。 為何我們會剛好沒趕上一輛車以致於和一個本來不會碰面的好幾年沒見的人碰到結果得知一個重要的訊息? 這是巧合嗎?不是。靈魂有可能提供億億萬萬可能的「指引」,到底要怎麼呈現給我們的明意識,那是經由明意識的系統所篩選的,這個濾網就是我們的信念。Aristos是一個信念很清楚明確的人,她認定什麼就會把事情解釋成什麼,所以她是一個明意識判準最佳的例子。不像有些人會有模糊,因為他們的信念本身矛盾處處,而他們自以為的信念和真正的根本不一樣。sign經過這樣的一道流程最後會在現實世界展現給她看,而她是一個在這方面敏感的人,所以她很容易指認出來。 換言之,一個特定的人接收到的sign,一定和他相信的事物吻合。 這確實是事實。 From:Aristos To: India Sent: 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12:05 AM Subject: Re: 其實我很少說sign吧!我都是說隱喻,想到的是meta的東西。 兩者的差別在於sign直接連結到某一事項(的內容),隱喻則是一個以上事項有著同一結構,但格式並不保證內容,只是一種提點。 我恰恰就是很難接收/辨識到sign呢!我也將此視為自己缺乏與超自然連結的能力之明證。 我講一個簡單的比喻。 我每次搭公車,就會覺得這是人生的隱喻。 你在每個地方停一下,有人上來,但他們又會下車。 有些人在上面跟你一起到終點站 有些人不顧你在開車硬是來跟你說話 有些人上車下車也不願打個招呼說聲謝謝像出入無人之境 有時車上很熱鬧,但終究他們又都會下車 有時路上很熱鬧,但偏偏沒人要上這輛車,而你還得每站都留意是否要停 .... 然後,公車司機開到終站,休息處休息一會,又要上路。 同樣路線,重頭開始,但上車的人、車上的事卻不會相同.。.. 既是同一輩子不同階段的隱喻。 也可以是靈魂轉世的隱喻。 sign能預知未來、或揭發某個未知之事的意義。 metaphor則只是從某一事,去想到另一些已成立之事。 sign指出的是特定「那件事」。 metaphor則只是看出諸種現成之事,看似「不同」,卻又也有某些重疊的關係。 我覺得我在「看到/界定」metaphor這件事上,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一本書、一部電影,甚至一個段落、一個場景,對我而言,所浮現的套疊又套疊的人的生存之隱喻。如此大量,已經沈重到讓人憔悴,像你們說我太侷限,我想那個癥結就是如此。 From:India To:Aristos Date: Wed, 14 Jan 2009 18:30:50 +0800 Subject: Re: Re: 我知道你很堅持sign的「與某特定一事的連結」,執意要跟metaphor分成兩件事。 首先我想說明的是,除非我們的主觀意識真正的願意,否則我們的靈魂意識是不會做出越過我們的信念的侷限的提示。你可以說這就是你接收不到你定義的sign的原因。 因為你的整個意識系統的作業都只集中在強化你原有的信念,它就變成一個內部循環,這些都是我說過的。 但我一定要強調sign(我指的就是你定義與堅持的與某特定一事連結的那種暗示)依舊是你自己創造出來的,跟metaphor一樣。 我其實是因為認識你,才變得對metaphor變得敏感,就因為對metaphor有了這層注意,才體會到它跟sign在本質上是相同的(我再次強調,sign的發生是人的內在系統運作的結果,並不是外在。我指的是sign不是metaphor喔!我用你的語言以免發生誤解)。你就是卡在這裡才會覺得見不到創造性,sign跟metaphor分開當然就沒有創造性,但如果視為雙胞兄弟就有啊! (之後我跟SHINYU的通信則是關於他的超感應的發展過程。最早發生異象的時候他被嚇到,所以把這個東西封印起來了,最近才有開啟。我則提供這個背後意識系統運作的解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