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補完計畫Human Instrumentality Project

關於部落格
本計劃的出發,從認識自己的生命狀態,到檢視預知命運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啟發,認識自己扭轉命運的力量,實驗我們能創造命運的最大可能。目前由牌師SHINYU,以及India和神選組牌師群執筆。
  • 21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書信往返之七 魔幻時刻 from India

如果你的生命狀態真如你所說的是滿足而祥和,並沒有缺陷的完美狀態,那麼你的眼睛的惡化就是不合理的,反過來說,如果你的眼睛惡化是合理的,那麼你的生命狀態就可能是不合理的,而你的眼睛的惡化正是指出這個不合理。 我並非意味你要立刻跳出水族箱,因為那也只是沒頭蒼蠅的作法,甚至看不出什麼可行,就如我今天跟你說的,你必須重盤思慮,先去意識你所處的封閉系統到底是阻斷了你什麼。 你曾在提及那個航站故事時,說你也想走出航站,但是卻找不到出口。其實出口一直在那裡,你卻看不到。 我曾有過經驗,有一次我的提款卡不見了,我找遍所有的包包,皮夾當然是翻過幾百遍都找不到,過了大概有一兩個月,我在皮夾裡找到了。沒有任何人碰過我的皮夾,這是可以確定的。這皮夾每個夾層我都曾翻過八百遍,我只能莞爾。這類的事情發生過很多次,而且我知道每個人都有過如此的經驗,你找某樣東西翻箱倒櫃,結果就在它本來就該在的地方,可是那裡你絕對找過,卻沒找到,等它又自己冒出來的時候,你只會罵自己豬頭眼花,之前竟然沒看到。 事實正是如此,它一直都在那,而我們盯著它看的時候,就是沒有知覺到。我特別舉出提款卡這件事的原因是,我確定我看過皮夾那個夾層,之前它並不在那裡,不對,應該說,之前我沒有「看見」它在那裡。這有點玄,但這就是真相。 有時候我們看不見就在眼前的東西。 我想到這件事,更深信眼睛的問題與你目前的生命狀態有關聯,並非巧合。 眼睛的疾病所指出的還有另一個問題,我們以為「看」這件事就是用眼睛看,其實眼睛並不是唯一我們用來看的器官。今天在談到你的「紐約經歷」的時候,我本想講的,但話題後來被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你把「看」這件事侷限了,你的眼睛的視能的侷限在暗示你這件事。 你的「虛擬紐約經歷」也正好指出你執迷於訊息的感知而非生命本質的感知,你活在訊息世界裡,在台北造出了一個紐約的次元,就如同你現在所處的也是一個架空的次元。 再一次說,並不是叫你走出攝影棚去學丟撿棍子,就像那天跟Aristos聊了那麼久,好像是在叫她去面對「真正的現實」,但正如前幾封書信往返,她要做的是去創造現實。Aristos說的《魔幻時刻》出發點是對的,促成現實和虛擬的彼此融蝕,只是《魔幻時刻》是誤打誤撞,而我們不一樣,我們必須先認知到我們具有融蝕那界限的藍圖及力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